《追随启功先生探寻书法的奥秘》张伟

2018-11-09

追随启功先生探寻书法的奥秘

张伟

 

    启功先生曾经写过:“事物的规律不断被人发现,艺术领域与自然科学并无两样,书法的奥秘获得解开为期应该不远了”。看过启功先生的著作的人,不难发现启功先生是最善于挖掘“事物的规律”的,他在书法方面的诸多论述,无不透漏着对“书法奥秘”的探索和发现。其所著《论书绝句》后几首里面自述了习字的体验:

一、“半生师笔不师刀”,“石刻斑剥”而“墨迹淋漓”。书法自身的演变,至晋唐,逐渐完美,世人沿用至今。对于书法艺术的探求,启功先生揭示了,师法墨迹更能领会笔墨情趣。这个道理,容易理解,实质上揭示了我们学习书法应该采用正确的学习范本,少走弯路。即便是碑帖,还要“透过刀锋看笔锋”,紧贴事物本源地去探求真理。

二、“一从证得黄金律,顿觉全牛骨隙宽”。

结字的“黄金律”法则可以说是启功先生发现的书法的一个核心规律。这个规律大有以前书家“日用而不知”之感,启功先生给点破了,使得对书法的学习实践有了更直观且正确的指导。书法的结字用笔的美感规律,在启功先生的揭示下,让我们对汉字的美有了从来未有的清晰认识,也激发了我们无尽的探索欲求——如何学习和创作中应用和体会这个规律。

三、“先摹赵董后欧阳,晚爱诚悬竟体芳。”启功先生自六岁入私塾,字课以九成宫起,十一岁见多宝塔碑,二十多岁习赵书胆巴碑,后学董其昌书练习行气,再后又翻转临习九成宫,才结构略成,其后又遍习名家碑帖墨迹,尤其临习智永千字文墨迹最久,以求骨肉不偏,为强骨力,晚年又临习玄秘塔碑若干通。这一通下来,逐渐到达“至臻大化”的境界,形成自家风格,乃成“启体”。

1.jpg

     以上的引用中,我们发现,启功先生给我们的教导是非常实在的,正确的,可实现的。这正是作为“教师启功”的功力所在。我自己学力浅薄,仅就“黄金律”谈谈自己的一些学习应用体会。

    黄金分割是指将整体一分为二,较大部分与整体部分的比值等于较小部分与较大部分的比值,其比值约为0.618。这个比例被公认为是最能引起美感的比例,因此被称为黄金分割。而计算黄金分割最简单的方法,是计算斐波那契数列1,2,3,5,8,13,21,...(后一位是前两数之和)第二位起相邻两数之比,即2/3,3/5,5/8,8/13,13/21,...的近似值。

    黄金律是启功先生根据画格子测量帖字的比例,和研究其笔画聚散的趋势特点而顿然发现的。因此,启功先生的侧重点在通过黄金律的格子(取3、5、8数)这个工具去分析结字规律。这样虽然易于使用,但是局限也是明显的,就是黄金律格子无法很乖乖的显现每个字的结字规律。因此,我试着把重点放在具体的字的本身上,看黄金律是怎么体现的。

首先,既然重点落在了字的自身上,那么字的整体也要遵循黄金律才行,我们知道我们人体也是符合黄金律的,肚脐眼就是我们的黄金分割点,因此我们找找字的肚脐眼。这里也借鉴自然科学的“重心”的概念,即字的重心应该落在黄金分割点上。字的重心怎么找?只能按照重心的定义,把字的笔画都理解成有重量的实体,把字任意两点吊起来,吊点的垂线的交点就是重心。这里嵌套了重心的概念,只是方便理解。其实实际应用里面我们很难去吊字的,用人体比喻即“肚脐眼的位置在腰部”来的直观一些。这点,我在教小孩子练字过程中,应用起来,效果不错。不管笔画也好,整体字也要,重心落在腰部,字就不会太难看。比较明显的字如“大”字,定好重心在腰部,肚脐眼到头顶的距离,比上肚脐眼到脚底的距离,大概在三比五,还可以从肚脐眼到左边的距离比上肚脐眼到右边的距离也是三比五,这个字就好看。还自编一个顺口溜,“黄金律,五比三,字字都有肚脐眼,把握规律字美观”。方便小孩子记忆。

2.jpg

    其次,一个字或者笔画,到底五比三好看,还是三比五好看,其实都好看,因为重心落在了黄金分割点上,因此,就会有正的如三比五,倒的如五比三,左的右的,乃至斜的,总之那个重心要落在黄金分割点上,那个比例就不难看。小孩子写字容易大头呆萌状,也好看,原因就是遵循了五比三这样一个倒着的比例。这是对于黄金律灵活运用的一个体会。

    再次,硬笔,多体现骨格样的框架,笔道粗细多一致,易于把握。软笔,笔画粗细变化较多,骨肉俱全,难于把握,然而书法魅力的终极体现,非毛笔不可。前面提到的斐波那契数列,让我们看到这个数列具有“变”与“不变”的双重属性,这道理正好通在了书法上,因为汉字众多,同一个字又有楷行草等多种写法,在艺术表现形式上就会衍生出无穷尽的变化出来。将重心概念结合黄金分割律,在分析名家技法和自己创作上将会是非常有益的帮助。

    总之,启功先生给我我们揭示了书法里面的黄金律,这有助于我们进一步探索书法里面的美学奥秘,理解把握了重心的概念结合黄金律或许让我们更能深入体会书法的魅力。

    最后,《道德经》第四十二章里面的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联想斐波那契数列1,2,3,5,8,13,21,...里面的黄金律数字,似乎两者有共通之处:美就在那里,且是鲜活的,多样的。不是缺少美,是缺少发现她的眼睛。正如启老说过习书当“心放”、“眼精”、“手勤”,每每临习一通之后“必有一丝进境”。或许书法的奥秘就在于此吧。